月見

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
他盯着炉火,恍恍惚惚想起从前。那时候奥兹总带着他在秋千上睡午觉,熟睡之时也不忘攥着他的手。而他总会靠在奥兹的肩头,安心地做上一个好梦,梦里有漫山遍野的蓝紫色铃兰花和欢快的风笛调子。这样的日子却在某一天戛然而止,然后便是命运的作弄,十年别离,十年等待。炉火中的木柴噼啪一声,他回过神来,低头看着于膝上熟睡的少年,眼中尽是他自己不曾知道的温柔。最重要的人,总算回到了自己的身边,从今以后必定竭尽所能,不让任何人伤害奥兹一分一毫。他在心里再次起誓,终其一生为奥兹•贝萨流斯的侍仆。屋内烛火还未熄灭,昏黄暖光在墙上印出他们的影子,相依相偎。

评论(4)

热度(17)